新浪体育直播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太行陵川 > 陵川印象 > 陵川名人

郝经

发布日期:2008-11-24    作者:   来源:系统    字体: [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郝   经                                                    
  [元](一二二三至一二七五) 字伯常,泽州陵川(今山西陵川)人。以翰林侍读学士充国信使,入宋通好。拘之真州,至元十一年(一二七四)乃归。累赠昭文馆大学士、司徒、冀国公,谥文忠。字画高古,取众人所长以为已有,故其笔画俊逸遒劲,似其为人。无倾侧颇媚之态,为当代名笔。卒年五十三。《元史本传、苟宗道郝公行状》
  郝经(1223——1275):字伯常,陵川(今山西晋城)人。家世业儒,其祖父郝天挺是元好问之师。元世祖忽必烈为皇弟时,在藩府中召见郝经,对他所陈述的治国方略极其赏识,即位后,授予翰林侍读学士之职,并派遣他为国信使,与南宋谈判。入宋后遭拘禁达十数年,始终不屈身辱命,宋崩溃之际始归朝,不久卒。有《陵川集》。
  郝经反对传统的“华夷之辨”,力图在蒙古王朝征伐四方的盛大事业中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他的《内游》、《养说》二篇发挥孟子“吾善养吾浩然之气”的论点,强调主体精神的自我涵养,提出“圣之所以为圣,贤之所以为贤,大之所以为大,皆养之使然也”(《养说》)。进而对于文章写作,他也强调“皆自我作”,“不必求人之法以为法”、认为“三国六朝无名家,以先秦二汉为法而不敢自为也;五季及今无名家,以唐宋为法而不敢自为也”(《答友人论文法书》)。这里表现出强烈的自信和创新意识。
  万言修好通南北,一片赤诚付东流——郝经南囚
  郝经(1223——1275):字伯常,陵川(今山西晋城)人。在元忽必烈时先后做过昭文馆大学士、司徒、等职,受封冀国公爵位。郝经家世业儒,其祖父郝天挺系金末元初大儒元好问之师。郝经本人,则深受元好问的影响。
  郝经反对“华夷之辨”,而推崇“四海一家”的思想,主张天下一统,结束自唐朝末年以来的分裂状态,但又反对不同族群之间的等级观点。郝经又主张凡事不必尽都师法古人,提出“不必求人之法以为法”,认为“三国六朝无名家,以先秦二汉为法而不敢自为也;五季及今无名家,以唐宋为法而不敢自为也”强调书人写文章时应当“皆自我作”。体现了强烈的知识文子思想自由和创新的意识。
  初读书时,郝经喜好诗文。1238年,蒙古汗国首次在中原考试儒士。郝经曾有心“决科文”应试。但其父却教导他说,“汝学所以为道非为艺能也,为修身非为禄养也”。郝经于是转而以“道德之理,性命之原、经术之本”为其先务。“上溯诛泅,下迨伊洛诸书,经史子集靡不洞究”,为其一生奠定了坚实的学识基础,并树立了“以复兴斯文、道济天下为己任”的远大抱负。他曾自述其志说,“不学无用学,不读非圣书,不为忧患秽,不为利益拘,不务边幅事,不作章句儒”。
  当时蒙古汗国已经征服了漠北、西域、中原、东北、西南等各地,天下十分已经占其九,唯有东南方面与南宋敌对。为了征服南宋,元宪宗蒙哥率军亲征,结果战死在钓鱼城下。蒙哥的死,使得蒙古汗国立即陷入却处于内乱之中。统治中原的忽必烈在中原的贵族和大臣的拥护下,即位称帝,是为元世祖;而统治漠北和西域的贵族们,也拥立了忽必烈的弟弟阿里不哥为大汗。
  忽必烈称帝后,首要大事就是要对付来自漠北和西域方面的一些蒙古贵族的反对,所以希望南方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忽必烈比较推崇儒家思想,希望可以对江南檄而定,既提高自己的代表的儒家思想的地位博得美名,又避免社会经济受损,获得实利;另外,忽必烈为蕃王的时候,曾经与南宋的宰相贾似道有过“君子协议”,贾似道曾经承诺与蒙古议和称臣并缴纳岁币之事。因此,忽必烈希望与南宋达成正式的议和,并且认为这次议和是理所当然会成功的,关键是要派出一个不至于刺激南宋民族情绪,又在蒙古方面有足够份量的人物去议和。在这样的背景下,郝经作为天下一家思想的主要代表,成为最适合的人选,被派遣为国信使与南宋谈判。
  郝经到了真州(今江苏仪征),就先派副使带信给贾似道。但是郝经万万没想到的是,贾似道当初与“忽必烈”的“君子协议”是背皇帝答应的。事实上贾似道不仅没提与忽必烈议和之事,反而吹嘘在自己的领导下,宋军取得大胜把长江一带敌人势力全部肃清了。宋理宗听信了贾似道的弥天大谎,认为贾似道立了大功,专门下一道诏书,赞赏他奋不顾身,指挥有方,立刻给他加官进爵。听说郝经要到临安来,贾似道怕自己的骗局露馅,赶快派人到真州把郝经扣了起来。
  忽必烈听到这个消息,虽然愤怒异常,但当时要全力对付阿里不哥等来自漠北和西域的威胁,只好暂时把南宋之事暂时搁了起来。
  郝经出使之前,曾经有朋友劝他不要去,恐怕会有危险,但是郝经说:“自南北构难,江淮遗黎,弱者被俘略,壮者死原野,兵连祸结,斯亦久矣。圣上一视同仁,务通两国之好,虽以微躯蹈不测之渊,苟能弭兵靖乱,活百万生灵于锋镝之下,吾学为有用矣。”可见,他在出使之前,已经想到了自己是以微小的身躯跳入无法测度的深渊,危险是无法想像的。但是,为了当时江淮一带的百姓可以不再遭受兵灾之苦,即使再危险,他也要去。结果,不幸被友人料中,一代鸿儒遇到了无赖泼皮,有天大的阁下理讲不清楚,真的成了阶下之囚。
  其实,郝经是抱着求和平的心态南赴的,而忽必烈方面也只求南方无事,以图安心对付阿里不哥,并不会太苛求议和的条件。贾似道只要与郝经商量妥当,郝经为了大局,断不会书生意气的把当年贾似道与忽必烈的议和情况说出来的。贾似道以无赖小心之心渡鸿儒君子之腹,却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郝经被扣压期间,郝经的仆人因为不甘受看守的污辱,愤而的争斗,结果被打死了好几个人。面对伙伴抗争而死的现状,郝经一行人等,更显得孤苦了。但是,郝经却从未动摇他的信念,他说“将命至此,死剩进退,听其在彼;守节不屈,尽其在我,岂能不忠不义,以辱中州士大夫乎?”决心为悍卫中原士大夫的尊严而做最后的斗争。郝经的话后来传了出去,宋朝君臣也听说了,但是还是被贾似道给瞒住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郝经被囚期间,元朝先后派出五批使者,往南宋议和,结果都被地方的守将或者一些暴民给杀害了。可见,南宋方面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极力的破坏两国和平,这种狂热的好战主义,才是南宋亡国的关键所在。而南宋这种拒绝和谈、拒绝和平的态度,也激怒了元朝方面,特别是中原的的儒士和将领。后来在崖山一役逼死宋朝残部二十万的张弘范,就是郝经的入室学生,老师长期在南朝被囚的事件,对他造成的刺激不可谓不大,以至于生性儒雅谦逊的他,在对待南宋残部的追杀上,一反常态的残酷。或者是因为杀人太多,良心不安,张弘范在灭亡南宋之后不久就去世了
  郝经在江南做囚徒,一坐就是十六年,一直到伯颜大军渡过长江,大举攻宋,宋朝到了亡国的边缘,才把郝经送还。过了不多久,宋朝的皇帝和太后,也作为战俘被送往北方了。
  郝经在南方受尽折磨,身体已经元气大伤,回国尽管得到很好的调养,但还是只过了一年就去世了,谥文忠。死的那年,只有五十三岁。临终之时,手书“天风海涛”四字。表达了他:万言修好安南北,一片赤诚付东流,的悲凉心情。
  郝经的时代,随着蒙古铁骑的征伐天下,各种西方的思想和文明都融入了中华世界。郝经清楚的看到,一味的持守本民族的古老文化的路子,已经行不通了,中华文明要继续强大于天下,就必须重新拿出“海纳百川”的精神。但是,当时不仅是蒙古人和色目人,即使同为华夏民族的中原汉人,也视南方人为“蛮夷”,如此偏激自大,怎么能实现“天下一家”呢?
  为了南北通好,他付出了五千七百余天,受尽了各种折磨,几乎丧命。虽然历尽艰险活了下来了,但是也彻底地毁坏了他的健康。其中最主要的是失败对于郝经的心灵的沉重打击所致。郝经实现南北通好的理想,彻底破灭了,元朝终于是以武力征服了南宋,北方三大族群“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尽管内部也互相有服,却一致的看不起南方人,他们将南宋的遗民视为“蛮子”“南蛮”,极尽残酷压迫和歧视。最终,激起了“蛮子”的反抗,堂堂大元,中国历史上疆域最辽阔的王朝,只存在了不到一百年,就土崩瓦解了。
  后人一直把郝经当作是元朝的苏武。刘因把他比作是“汉北苏武”。王逢的诗中说他是“雪霜苏武节,江海魏牟心”。乾隆皇帝赞赏他:“愿附鲁连未遂志。”但是,在人们关注他的气节无亏的同时,是否也应当关注一下他那超时代的宏图大略呢?
  我中华之兴,当以智慧仁德,而非武力权谋。
  郝经写信与苏武牧羊
  京剧有出戏叫《苏武牧羊》,是马连良的代表作之一。写的是西汉苏武出使匈奴,被扣19年,受尽磨难,矢志不屈,在冰天雪地的北地边陲牧羊的故事。无独有偶,元朝也有一位苏武式的人物,名叫郝经,但他不是在牧羊,而是在不停地写信上书,姑且称之为“郝经写信”。苏武的故事家喻户晓,而事迹与苏武不相上下的郝经,却鲜为人知。这是不公平的。
  郝经,字伯常,元泽州陵川(今属山西)人,生于1223年,死于1275年。他是最早追随忽必烈的汉族儒生之一,协助忽必烈治理封地、征讨大理、处理与蒙哥汗微妙而又错综复杂的矛盾、争夺大汗宝座。可以说,忽必烈能形成比较开明的思想、能有条件地接受汉文化、推行汉制汉法,与郝经是分不开的。
  公元1258年蒙哥汗分兵两路,自己亲率西路大军,东路大军由忽必烈统领,进攻南宋,郝经随行。忽必烈攻到鄂州城下时,传来蒙哥汗暴死四川钓鱼山的消息。忽必烈求功心切,拒不撤兵。而留守和林汗廷的阿里不哥(忽必烈胞弟),却紧锣密鼓地谋划抢夺汗位。如果阿里不哥称汗,忽必烈便会腹背受敌,形势极为危险。郝经苦劝,忽必烈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撤兵北回,赶在阿里不哥之前登上汗位。
  忽必烈仓促撤兵,如果宋军抓住时机乘势进攻,北军必然大败。然而督军的权奸贾似道畏敌怯战,反而主动议和,并答应赔款进贡。忽必烈本是被迫撤军,反倒成了全胜凯旋,这是颇有讽刺意味的。
  忽必烈登上汗位以后,遣郝经出使南宋,一是告知忽必烈承袭汗位的消息,二是催促南宋履行协议,赔款进贡。郝经使宋吓坏了一个人,那就是权倾朝野的贾似道。他与忽必烈签订卖国条约是背着朝廷私自干的,他撒了个弥天大谎,说忽必烈是他运筹帷幄打败的,把自己吹嘘成抗敌英雄,从而加官晋爵。郝经一来,他的谎言就会被戳穿,救国功臣将变为卖国罪人。他能不害怕吗?
  于是,贾似道在郝经到达临安前,便对其威胁利诱,要他不向朝廷提协议之事,郝经当然不会答应。贾似道便将郝经和信使团扣押在真州(今江苏仪征)军营,企图用时间和囚徒般的生活迫其就范。可郝经软硬不吃,坚决不屈服。
  郝经被羁押了16年。在这漫长的时光中,郝经坚持每月向南宋朝廷写一封信,请求召见。年年如此,一直写了16年。直到伯颜率大军打到临安城下,贾似道的谎言被戳穿,郝经才得以回到元朝。郝经抵达大都那天,万人空巷,都来看这位大忠臣。当忽必烈看到郝经写给南宋皇帝的满满一麻袋书札时,激动地落下了眼泪。由于16年监狱般的生活,郝经的身体垮了,回大都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享年53岁。
  苏武代表自诩正统的汉朝,出使少数民族的匈奴,被所谓不懂礼仪之人扣留。而郝经则是代表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去出使正统的南宋,同样被扣留了多年。这是颇耐人思索和回味的。
    分享到:
上一篇卫 恒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