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直播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太行陵川 > 陵川印象 > 古陵文学

【棣华堂·乡风】和牛锁:山城腊雪 那叫一个素洁那叫一个美

发布日期:2021-12-20    作者:和牛锁   来源:棣华堂    字体: [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我喜欢下雪,喜欢雪里小城天地一色的美。

冬至过后至老年前的所有降雪都称为腊雪。腊雪不像伏雨,说下就下。下雪是要酝酿很长时间的,等一场雪、等一场酣畅淋漓的雪,是很教人操心急切的。

大雪欲来风云涌。雪前,天公先是把不知从哪里陆续招来的云彩聚拢到一起,再一片片一朵朵缝于天空,直到密密匝匝捂住了所有光影。此时的天际,像是挂上了遮光的幕布,黯然寂静,要不是偶有一缕轻雾在缓慢飘移,很难感觉到风的存在、感觉到风行走的方向。这般天气,注定要有抖落霜粉雪花的“青女”到访。

通常这种情况下,大雪会在一两天内如约而至。雪的诚实守时,似在用实际行动报答老天专门为其营造的特殊天象,而且一旦下开了口子,总会以一场透透的、厚厚的积雪而终结。此时的城里城外,漫野素裹银装,那叫一个洁白无瑕那叫一个美。

每遇下雪,尤其是冬至后腊雪纷飞的天气,我很是喜欢到户外走走,去感受雾里看花般那苍茫的银色世界,喜欢雪花落在脸上、手上那种冰爽的感觉。伫立凝望,看着那一片片雪花打着旋、翻着滚,慢悠悠落于承接它的街衢、公园,屋瓦、枝头,落于城里城外每一处角落。心静时,盯住一朵大大的雪花落在枝间或健身器材上,还真就能看清楚雪花那六边形体、六个花瓣、晶莹剔透的好看模样,难怪古人早把雪花称作六出,而非寻常五出之草木花瓣。

我同样喜欢看雪花在夜灯下飘落,那划过的道道白光、斜影,如舞蝶似飞蛾,更宛若星轨星雨。灯光下或上或下、或飞或落、乱了节奏的飘雪,像极了飞蛾扑火,由不得教人生发“斜拨玉钗灯影衅,剔开红焰救飞蛾”的感慨。

喜欢下雪天气的原因,还在于下雪天不用象下雨天那样到处找躲避的地方,雪中漫步,雪里赏玩,即便不带雨具,也不至于拖泥带水,湿透衣襟。外出回家,只用在院子里扫扫身子、跺跺双脚,吃饭的功夫,稍有湿感的衣服鞋帽就自然干燥了。

我还喜欢享受下雪的过程,只要不是夜黑更深时段,我对下雪的过程从来不会熟视无睹,欣赏的眼光亦不舍得长时间游离于飘雪之外。从初下融化,到地面渐渐变白,再到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这时候,我又喜欢到车少人稀的地方,行走在软绵绵的积雪上,一边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听那咯吱咯吱的声响,去感受大地跳动的脉搏,聆听大地被白雪滋润到美的声音。

雪霁初晴,我更喜欢行走于远山近岭,去看那天苍地茫的辽阔景色,运气好的时候,还会遇见白雪红日、雾凇冰挂……惊艳了的美景,总会在满足了你的观赏欲、拍摄欲后,方才让你有了手脚冻僵到了麻木的意识。

有人说,陵川的下雪季节特别美,尤其是小城的腊雪更是汇集了北方雪季所有的美,稍有缺憾的是少了雪里梅花的点缀。然而,太行名山王莽岭上有种名叫寒柳的植物,粗不过碗口,高不过七尺,却能在寒冬九天,蕾盈花开,释放出巨大的能量。那冰霜裹着的嫩黄色花蕾,宛如晶莹剔透的水晶花,直教人称奇叫绝,纵使是梅傲冬雪菊傲霜,怎堪比冰中玉骨寒柳强。

一个人喜欢雪,其实把玩的就是一种心情。孙辈们雪天滑滑板、堆雪人,浑然不觉天冷,乐不思归,是童趣是高兴;大街上年轻学生“不好好走路、不走正道”专走路滑的地段寻求刺激,是好奇是激情;而我等这般年纪,看到别人跌倒,就条件反射摸屁股摸老腰,见不得别人趔趔趄趄,自个就不敢大胆迈步的人,雪中行走那敢有半点狂放!?然而,用求慢怕快、宁静致稳的心态去赏雪读雪,未必不是一种心境、一种人生阅历!

附上两首小词,权当在写一种心境:

其一【如梦令·雪中见景】

雪里娇姝好俏,粉伞红巾白袄。

滑步舞蛮腰,一个趔趄跌倒。

嘻笑,嘻笑,责怪鞋不合脚。


其二【卜算子·雪里小城】

雾杳玉蝶飞,素裹山城美。

屋瓦街衢白浩浩,腊雪盈枝坠。

节至数九天,每把风云会。

最念冰封莽岭上,寒柳著花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