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直播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太行陵川 > 陵川印象 > 古陵文学

【棣华堂·乡愁】霍军莉:九月九,凤冠霞帔知音去

发布日期:2021-10-18    作者:霍军莉   来源:棣华堂    字体: [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秋凉,菊黄,茱萸叶长,今又重阳。

九月九,老家每年到这天都开始赶庙会,小小山村开始沸腾,那些卖箩头镰刀的,卖袜子秋裤的都出来摆摊,十里八乡的人都会穿着新衣服骑着摩托一路颠簸而来,有的专门来看戏,有的买上路边热腾腾的油条麻花去走亲戚,算得上一年中很有仪式感的节日。原先在庙里搭戏台唱戏,不知今年唱的是河南豫剧,还是上党梆子,也可能是本土蒲剧,不管唱什么,都不回去了,叔叔前几月走后,家里就再没看戏的老人了。

那个年代,人们看戏的热情胜过一切。回想起来,每年快到九月九那些日子,叔叔都会从老家捎信来,让父亲母亲回去看戏,顺便提到说外村的姑姑也会回去,已经是多年的习惯,这种亲情的维系,也是我所盼望的,所以每次归乡看戏,心情总是激动不已。老屋没有搬迁之前,村子里到庙看戏,得走二里路去。越过两个小岭,那是一段蜿蜒绵亘的土路,大人们拿着板凳来来回回看戏好几天。戏院里有长长的木凳子,每次去人家离庙近的人早早坐满了,后来的人看不到时,干脆在凳子上站起来。随着锣鼓铿锵声起,很快入了戏,嘴里也咿咿呀呀唱着,随着戏中人物的跌宕命运,同喜同悲直至杀戏落幕,才不舍散去。

《柜中缘》《打金枝》《七品芝麻官》《穆桂英挂帅》《三关排宴》这些剧目都是那些年跟着父母常看的,只不过那时候的我,不很能看得懂,就是喜欢看那台上青衣袅袅而来,舞动长长的水袖,转来转去却一点都踩不着,惊叹那神奇功夫;要不就是看公主小姐们漂亮的头饰,在灯光下一颤一颤,好看极了;《跑城》中演员边跑边把长长的白胡子吹起来,忽上忽下,觉得戏剧人物好生动;尤其看《三岔口》那场黑暗中的搏斗可谓真的精彩,喜欢白色,就觉得白衣是好人,无声胜有声的武打过招,台上台下都屏息,看得有点紧张,等黑衣钻桌子下,白衣在桌子上时,忍不住喊道:“在桌子下在桌子下……”漆黑夜里,山间的风很大,路上三三两两都是看完戏打着手电回家的人,说着笑着,意犹未尽都还沉浸在戏里,“你看的是《铡美案》?我怎么看的是《明公断》”我跟在后面偷偷笑了,那庙门口的戏报明明是《秦香莲告状》啊,长大以后才知道都是一本戏,不同名字而已。

很多年以后,老屋搬迁后,村里重建了宽敞的礼堂剧院,厚厚的座椅,舒适的环境,人们夜里再不用披厚厚的黄大敞(军用大衣),也不用打着伞在雨中看戏。前几年堂嫂给我们拍视频看:舞台华丽,帷幕台上唱戏人的凤冠霞帔更光鲜了,唱词依旧抑扬,只是没了以前演员的倾情,台下看戏的人稀稀疏疏,只见婶婶佝偻着背,叔叔眼神浑浊,与其说是看戏,倒不如说是在听戏。

窗外一直下着细雨,这样的节日,天空的思念,也是尘世间的思念,叔叔婶婶应该见到父亲母亲了,想必那边今天也有唱戏的,他们依然像旧日里那样在戏台下边看戏边说着日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