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直播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太行陵川 > 陵川印象 > 古陵文学

【棣华堂·乡魂】赵泽斌:魂之舍

发布日期:2021-09-27    作者:赵泽斌   来源:棣华堂    字体: [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人是由意识和物质组成的,好像知道“如去”却不知道“如来”,既然无法知道却还想知道,这就是“魂”不守“舍”的原因?扯得太远,在当下“舍”得到极大改善后,寻找得到更好的“舍”,使得我们忘了或者顾不上了解“魂”是什么?是不是非要等快要“如去”的时候,才会想起“如来”?没有时间去想,没有精力去做,没有心情去看……

去云南旅游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不是洱海玉龙雪山石林西双版纳等等,而是各种民俗表演,还有一开电视就跳出来的昆剧和各种地方戏。云贵高原五百里滇池养育下人们的真实生活场景,才是最有意思的东西,尤其在这些表演里一览无余。那么由太行山上黄土高原养育出来的人们,有着怎样的故事?千百年来在这里开山辟地的先祖们为我们留下什么华章神彩呢?

“当嘀当,当嘀当,当嘀嘀当,当嘀嘀当,当当嘀嘀当嘀嘀嘀嘀嘀嘀当”一下子从我脑海挤出,是故乡在召唤,是故乡的声音,是故乡的节奏,是故乡的心跳,是故乡的灵魂……我成长在轰轰烈烈的八十年代,每个人都有轰轰烈烈的“存在”感的时代,整个世界都踩在我们轰轰烈烈的脚下,红旗下的人们轰轰烈烈控制着地球乃至宇宙的脉动。精神财富压倒一切的时代,对物质供给极度匮乏没有一点压力,每个人身上洋溢着自信幸福乐观大气等等的“主人翁存在”面貌。当时除了农忙期间外,各种精神“商品”多是免费的,稍微奢侈一些的就是戏剧和电影,还是大众价格,人们可以轻轻松松享受到各种精神食粮。

“仓才才(衬),仓才才,仓——才才”锣鼓声一响,就像是有一股拽住神经的东西,把我拉到音乐响起的地方。这种现象在哪个时代是很正常的现象,当时各级管理部门最重要任务就是增强人民群众的“存在感”。由上到下各级管理人员必须重视各种文艺活动。人民群众有没有“存在”感,是衡量各级管理人员的执政能力唯一标准。戏剧以前只有皇宫大院里的东西,能够走到大众,是因为汉文化主体地位在元代受到冲击。走向群众基础的高雅艺术犹如鱼儿回到水里,雨后春笋般的全国播洒,为生活在极端黑暗极端残暴的元代广大人民点亮一盏盏明灯。从此,先祖们更加深刻的意识到把文化做到群众内心深处,才能保证汉文化的传承发展。

“昂昂昂——昂昂昂——昂昂昂——昂阿昂阿昂阿昂阿”头把声一响,大幕拉开,各色人物粉墨登场,一个个很遥远又很熟悉又很陌生的人物鲜活的出现在一个美丽的场景下。每个人物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惊艳。什么叫书生,什么叫小姐,什么叫官人,什么叫郎君,什么叫老爷,什么叫少爷,什么叫公主,什么叫皇帝,什么叫员外,什么叫书童……所有看戏的人都会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话是怎样讲,路是怎样走,眼睛怎样动,口怎样张,脸是怎样表情,手是怎样表示……当爹的担当,当娘的慈爱,当孩的天真,当老的智慧,当官的威严,当兵的勇猛,当忠的坚贞,当奸的滑稽……一不小心就被带到戏里,一站好几个小时。

“哪呼咿呀哏——哪呼咿呀哏——哪呼咿呀哏——哏呼咿呀哏”一定是一个女人在思考在纠结在选择在寻求帮助等等。各种咿咿呀呀哼哼唧唧絮絮碎碎呜呜嘤嘤中把沉闷无聊单调乏味的人生一点一点的撕破撕碎。一个个在各种困难各种危机各种麻烦下怎样生出各种灵光,各种人性的“出彩”时刻,各种成长的由弱变强,各种心灵的升华在一瞬间的转变,真是很难想象的“蜕变”。由一个“不知所措”向“胸有成竹”的转变。戏中女人才有真“味”是一些人的感慨,却不知道这个“味”经历了千百年的积累。一些名角会在每个细节上下功夫,传承发展创新结合在一起,比如大师张爱珍吴国华李素琴等等。

“仓仓才(衬)——仓仓才——仓才仓才仓仓才——仓仓才”几声锣鼓响过以后,走出来的男人各具特色有前倾的有后倾有笔直有快的有慢的有大步的有碎步的有一走三回头有惊恐的有快乐的有悲伤的……正中央一坐下,各种男人的声音各种发自肺腑的“灵魂”之声。原来男人们的声音或者是“气”场居然如此厚重。绝对是气场,每个字是什么并不重要,气“势”因人而异,每个角色都不一样,观众们似乎都憋着气,都想着怎样释放出来,如果一个男人没有气场还叫男人么?男人怎样建立起自己的气场?怎样把气场做大?原来有好多技巧。不用说霸王沛公吕布曹操,就是陈世美吼一声都让每个人感到震惊。

其实,很多年没有看过场大戏。路过老年人活动中心,上党梆子的锣鼓声一响起,胸中一热有股热流迅速串到脑中枢,大滴大滴的泪水夺眶而出。有种奇怪的力量,让我如此伤痛,到底得到什么,遗失什么?时光荏苒,青春散尽,多少繁华多少风月多少欢颜多少笑语多少得失多少面孔等等如梦惊醒。自然想起幼时,新生孩做满月的时候,家境殷实的户口会在房子周围请场大戏,请不起就请八音会为新生儿注入“金、石、丝 、竹、瓠、土、革、木”等增强“灵魂”的因素。为“魂”寻“舍”,将来孩子必有大成……跟着锣鼓声声,找到儿时种种,曾经有一堆民间艺人正在为民族血液注入各种精华。

也许今后孩子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们也不再需要,更不需要想起。“如来”还要“如去”,时代总是朝前发展,追逐物质的脚步还要加快,“魂”之离“舍”还要更远些。无锣鼓声处非故乡,这种老朽观念也应该风吹雨打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