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直播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太行陵川 > 陵川印象 > 古陵文学

【棣华堂·乡亲】刘光元:想起我的老师

发布日期:2021-09-22    作者:刘光元   来源:棣华堂    字体: [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今年是第37个教师节。

八点钟我准时给60年前的初中班主任老师发了祝贺的微信。

老师今年86岁高龄了。精神矍铄,两眼光亮。因不会操作电脑,前二年不得不忍痛放下了陪伴他一生的那支妙笔生花的神来之笔,在市郊物色了一亩三分地儿,时不时泡在田间地头。

他是我终身的偶像,尊敬的师长。学生也75岁走到了人生的垂暮之年,朽木不可雕也。然世卫组织对人生各个阶段的重新划分尚属中年,然精气神毕竟都比不得年轻人,差劲多了,唯欣慰的是耳不聋,眼虽有飞蚊症,但还看得清,尤其是记忆力尚好,时常海阔天空前五八后四十翻箱倒柜地胡思乱琢磨。

细细想来,此生不易但还幸运。所谓幸运,是指此生遇到了诸多好人,学生时代对自己起了特别作用的当属初中班主任老师。他在我步入社会的初级阶段起了至关重要的奠基作用。从此打下了自信的根基。一个原本山野蛮荒之地的农家子弟,村中第一个来一中上学,当属登了大雅之堂。可习惯了小地方的环境,一下子面对外面的大世界,总觉得放不开。老话说小的大不了,大的小不了。毋用说就是自卑。课堂上不敢举手,课下躲在一旁,静听他人高谈阔论。唯遵守纪律、干活时走在前头,不怕苦不怕累。谁知后者竟博得了刚从学生走上讲台、年仅20出头的班主任的眼球,推荐当了班干部。从此摇身一抖,好似脱胎换骨,重塑了一个充满朝气怀揣梦想的青少年。自然,学习成绩也不敢落后,嗖嗖嗖地冲上去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倒腾了十多年的教育系统重振旗鼓又唤起了民众送子女读书的热情。我的同事把儿子带到了县城,欲为他提供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企图让儿子完成他遗憾终生的大学梦。可事与愿违。没想到犬子没他幸运。按说班主任老师是一位中年女性,肯定已是孩子的妈妈了,应该处处流露出师母般的心肠,但反了。她对这个“小乡巴佬”看得不顺眼,同学欺负,她说偏理。孩子经常无端受到刁难,不是罚站便是逐出门外晒太阳。他发现问题后多次上门赔不是,于事无补,愁得无计可施。要是能下跪,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跪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他的老婆孩子都在乡下生活,种着5亩薄田。唯他在城内当工人。他不想白白浪费掉自己当工人这个优势,想让孩子沾这个有地儿吃饭睡觉的先天条件好好享受读书。硬是托关系才挤进了这个理想中的城关小学。心想把孩子送到学校就好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谁也没想到还这么难。他属第一批乡下孩子来城内上学的借读生(后来成风后媒体才出现了这个词语)。听说乡下的孩子莱城求学的多了,城内学校加强了控制,每个班级都有定额,出一个进一个。事后才知道女老师亲戚的孩子也想在她班级读书,碍于定额她不惜对同事这个乡下的孩子打压,让无辜的孩子充当了莫须有的冤大头。事情后来发展的越来越严重,最后同事的孩子再也撑不住了,哭着无论如何也不愿再进这个校门,赌咒发誓再也不来城里上学。

那段时间,我的同事欲哭无泪,整夜睡不着。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求助。只有一年就要小学毕业的孩子被无奈地送到了远离居住的另一个学校。这件事给他的一家尤其是他的心头留下了深深的痛苦。

十几年后,我的两个女儿在街头无意间碰到了那位女老师。她还好意思问起我同事的儿子,问XXX现在干什么,我的俩女儿不假思索地齐声答道:“人家现在在部队当了营长。”

当女儿给我眉飞色舞地讲着这件事时,我一脸苦笑。说什么好呢,一切都已过往。当初,我们都无能为力帮不上忙,我的同事为了这个孩子可没少落泪。

本世纪初,我的儿子处的对象是个中学老师、兼班主任。婚后,我们深感她的辛苦。常常早出晚归。回到家里,仍有家长打来电话,咨询孩子在校的情况。一次,她讲起一个同学的事情,我趁机给她讲了这个故事。希望她正确对待这位同学,多一份善良宽容与爱心。每个学生都应该得到公平教育,不应该受到歧视,更不应该无端打压。如果因家庭贫困或其它原因导致该生学习拖了后腿,更要明察秋毫分清原因,给予帮助指导,万不可感情用事。凡历经挫折而后经过帮助成长有为的后起之秀,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段痛苦经历以及老师对他富有同情心的帮助。

初中以下的学生学习文化知识固然重要(打基础),但培养自信心树立“三观”,尤为更加必要。

她默默地听着,没有异议。

几年后,她竟然获得了省教育厅“优秀班主任”的嘉奖。

每个想成为一名党和人民满意的教师,不仅要看文凭业务能力,更要具有良好的人格与品质。


    分享到: